产品分类

公司简介

上虞市宏兴针织有限公司,是一家拥有进出口自营权,专业生产出口中高档单双面针织面料、时装面料、女装面料、针织坯布、双面针织布、单面针织布、罗纹布、圆筒布料等系列产品的公司,产品主要包括:毛圈(巾)布(二线纬衣,三线纬衣,绒布,天鹅绒等)、复合布、衬垫布、大小循环彩条布、无缝圆筒布(门幅5英寸-40英寸)、提花布、网眼布、汗布、 棉毛布等, 采用丝、毛、麻、棉、晴、涤、植物纤维(天丝,大豆,树脂,莫代尔等)和各种混纺原料,远销韩国、日本和欧美等国家及地区。

成员博客

资源与链接

访问数:1986065

香港正版挂牌

豪门小老婆全文免费阅读林梦295


更新时间:2019-10-04  浏览刺次数:


 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,搜索相关资料。也可直接点“搜索资料”搜索整个问题。

  女郎们兴味地看着何雅,脸上那看好戏地神采,是怎么都没法掩饰的。何雅又慌又臊,强忍着,将自己的衣服套上。可拉链这个时候终于如她一开始所希望那般地和她作对了起来,她竟然是怎么拉,都拉不上了。那拉链似乎是卡住了。她急得够呛,却还是不得章法!

  也不知道是谁笑了那么一声,其它围观的女郎,也跟着笑了起来。一下子间,笑声就有些大了,这更让何雅觉得难堪。

  她已不知道该如何解释来挽回自己的困局了,因为容凌和俞旭都表现地太闲适了。饶是她平日里再怎么机灵,这个时候,却也是一筹莫展!

  于是,女郎们笑着,她脸红着,就这么尴尬地僵持着。而容凌和俞旭,也没动,依然双双站在那里。他们在等,等重量级人物上场!

  何家的老太太,以及其他的何家人,终于是出现了!早有好事者,奔走着,将这事给传了出去。何家人心里有鬼,所以表面上表现地很是镇定,可是私底下特别关注整个局面,稍微有些风吹草动,足以让她们心中一提。在众人的目光微妙地发生了变化,向他们投射而来的时候,何老太太就觉得什么不对劲了。等到孙媳妇李亦萍在她耳朵边一番耳语之后,她立刻惊得站了起来。难得她这位将近百岁的老人,不等李亦萍搀扶她,就风风火火地往二楼去。这时,不少人也是往二楼去了,已经不是何家人可以拦得住了!

  何老太太一出场,气势强劲,众家女郎纷纷给何老太太让开了道。何老太太强自镇定着,在自己预想的骚乱提前出现的情况下,进入了房间,同时老眼迅速地扫了一下房间。等看到了和容凌比邻而立的俞旭,何老太太再是镇定,也不由地脸上肌肉一跳。

  李亦萍对她说的话有些含糊,只说何雅那边似乎出事了,所以她急急忙忙赶来,可现在看来,这出的乱子比她想象的还要大!强忍着不质问容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,何老太太明白现下最重要的先是把围观的人给赶走。

  她特意咬重了“后辈”两个字,暗示在场诸位可都是她的后辈,是必须得给她的面子的!

  一直表现地很是置身事外的容凌突地冷下了脸,低沉的口气,不掩饰那意思紧绷的怒火。

  容凌笔直地朝大门走来,身形冷峻。俞旭也是收了淡淡的笑意,紧随容凌的身后,面无表情地跟上。

  这番举动,简直可以把何雅给打入地狱。容凌为何不欣赏,为何动怒?!俞旭为何也跟着变脸?!从头到尾看到眼里的人,只会猜测何雅这样“豪放”的一女挑两男的作为,挑战了这两位杰出男子的道德底线,让两位发了火!

  何家人的人,当真以为冰冰就是“免死金牌”吗?!容凌觉得可笑。他冷冷地看着何老太太,吐字依旧犀利、不客气。“抱歉,这样的地方,我实在没法呆下去!”

  何老太太面色连连抽dong,狠狠地给了何雅一个视线,示意她赶紧动了动。可是何雅早已经被吓傻了啊,哪能在这样的时刻出力?!

  眼看着容凌就要越过何老太太了,何老太太抿唇,老手一伸,狠狠地抓住了容凌的胳膊。

  何老太太厉眼如刀,狠狠地扎向了容凌。同时暴喝着。“丫头,你对我说,这到底是怎么了?!是不是容凌这小子欺负你了?!”

  何老太太是打算豁出去了!房间里没有情事过后的气息,她这老鼻子一闻,就知道容凌和何雅之间的事情没有成,可偏偏,任凭谁都能看出何雅的衣衫不整,以及床铺的不整洁。和老太天不知道这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,但她知道这是最后一次机会了,若是就这样让容凌走了,他们何家就什么都指望不上了。所以,哪怕事情行走的轨道有些走偏了,但她也打算强扭回来,那就是,强行认定容凌和何雅之间发生了事情!

  她的一声暴喝,犹如一股箭雨射入了何雅混沌的灵台,让她灵台猛地一清,顺着何老太太的暗示,就急速道。“奶奶,容大哥他……他也不是有意的,他……他喝醉了……”

  “何老太太,孰是孰非,你心里应该比我要清楚。不想你们何家声名扫地,那我奉劝你还是马上把我放开!”

  瞬间,一股威严,从他的周身激射而出,让所见之人,都缩了缩肩膀,微微垂下了眼。饶是何老太太这样久经阵仗的人,也是心头一骇!

  容凌不再给何老太太面子,使用巧劲,挣脱开了何老太太犹如鸡爪一般的老手。何老太太眼看着他和自己擦身而过,心里急得够呛,只得用一双老眼,拼命地朝何雅使眼色。

  何雅猛地咬出了唇,从床边站了起来,飞速朝和何老太太扑了过去,扑通一声跪到地上的同时,她的眼泪,也疯狂地涌了出来。因为,她知道自己已经没有了退路。哭诉、扮可怜,才有可能绝地重生!

  容凌是吃了要药的,她深信不疑,那药肯定是有效果的,因为她之前是有用人做过实验的。容凌无动于衷,大概还是因为他的意志力要超过常人,所以一定要拖,把他拖住!生米煮成熟饭,只是时间的问题!

  何老太太也很快就想明白了这一点,立刻吩咐道。“阿宽,给我把容凌和俞旭都给拦下。事情不说清楚之前,谁都不许走!”

  何宽,何老太太的儿子,职衔是少将,这是一位相当有分量的人物,而且,因为一直在军队呆着,武力值也是不可小觑的。

  何宽地沉沉的开了口,打算晓之以情、动之以理。“今天到场的这么多人,大家都看着,有些事情就不好糊弄着过去了,你就配合一点,留下吧!”

  说这最后一句的时候,他颇为严厉地看着容凌,给予他压力。同时,健硕的身躯一闪,来到了容凌的面前,大掌,看似轻缓地搭在了容凌的肩头,却只有容凌知道,何宽的这手掌是多么的用力!

  容凌嘲弄地扬起了唇。“何伯伯,你确定吗?!要知道我要是留下来配合澄清此事,那你们何家的脸,可是真真正正地丢大了!”

  何宽的脸上闪现一抹犹疑。对容凌,他还是有一定的了解的,觉得他这样的人,不该信口开河的。难道,事情真的恶劣到,如他所说的那般!他对整个事情都不知情,所以被容凌这么一说,态度上很难再强硬了!

  何雅就开始哭啊,哭得很是伤心,也颇为让人动容。这个时候,冰冰也在李亦萍的授意下,冲了出来,跪在了何雅的旁边,跟着哭。

  李亦萍这女人聪明,一瞧这态势不对,就赶紧把自己的女儿又给祭出来了。她依旧相信,对于自己的女儿,容凌必然是要有些顾虑的。她偷偷地嘱咐冰冰,让她赶紧哭,哭得越大声越好,可是冰冰又不是专业演员,哪能说落泪就落泪。李亦萍不得不狠心,重重地扭了她的大腿肉,才让冰冰痛的哭了出来。

  “小姑姑……”冰冰抱着何雅,悲悲戚戚地哭,然后又抬起了满是眼泪的眼,可怜巴巴地看着容凌。“容叔叔……”

  容凌再次不给面子,肩头一耸,技巧性地将何宽的手给挣脱开,沉声道。“你们家的破事,我可不会奉陪!”

  “容大哥!”何雅悲戚地叫了一声,尖锐地吼道。“你只顾着你的兄弟,就这么甘愿地牺牲我吗?!我一个女人,难道这名声还不比俞旭重吗?!”

  此言一出,剧情急转。这似乎是暗指俞旭对她做了什么,这让俞旭的心头立刻涌起了怒火。他不是一个深沉、会忍的人,听了这话,就要不客气地嘲弄回去,却被容凌给拉住了。

  “何雅,别愚蠢到同时得罪两个家族,这不是你能承受得起的!何伯伯,我想何雅今晚是有些失常了,你好好看着她吧,可别让她再随随便地在男人面前做出那样的事情来了!”

  这话够狠!最开始到达的那些女郎立刻都明白了这是怎么一回事,于是,看着何雅的目光,更是幸灾乐祸了!

  “容大哥,我是你的女朋友啊,哪有紧要关头不护着女朋友,护着兄弟的道理?!”

  何老太太以眼神示意子孙们赶人,可是无奈,此时现场都是重量级人物,可不是她们何家想赶就赶的。怪就怪,谁让何家打算一口气吃成胖子,选择了在这样的场合搞出这样的事情来!现在,得失“偷鸡不着蚀把米”了吧!

  容凌不耐了,他已经够给何雅面子了,可是似乎这个以前看上去甜美的女子一点都不领情啊。她既然想着抹黑俞旭,那他也就不客气了!她要真是他的女朋友,他自然会把她看的比俞旭重,可她是吗?!

  “何雅,我本来以为你做出这样的事情来,是因为头脑不清楚,可是现在看来,似乎不是,你这头脑,很清楚嘛!”容凌凉凉地笑了一下。“你想要同时引诱我和啊旭,可你也不想想,这都是什么年代了,我和啊旭岂能共用一个老婆。我们容家和俞旭,可都丢不起这个脸!再者,你可不是我的女朋友,我的眼界很高,你是绝对够不上的。怎么,还需要我把详细的过程说地再清楚一点吗?!”

  容凌厌恶地打断了她。“你觉得,比起我和啊旭,你的话更有分量吗?!大家会更愿意相信你吗?!”

  “容凌!”何战宿终于忍不住地叫了出来。容凌这话,太刻薄了。这对一个女孩子的伤害有多大,他可知道?!

  何战宿愤怒地推开眼前人,冲到了容凌的面前,抬起胳膊,握紧拳头,就要朝容凌揍下来,却被容凌给一把握住。何战宿另外一只拳头也出动,打算来个黑虎掏心,可还是被容凌给格挡住。

  “容凌,别说这么过分的话,我们家丫头,不是这种人!”何战宿气的怒吼。“女孩子的名声最是重要,你别这么不负责任地随便抹黑一个女孩!”

  这句话,何战宿没法吼出来。就算围观的人感觉到何雅在被容凌给毁掉,但他身为何家人,怎么可能自己把这话给说出来?!

  “战宿,我知道你不是这种人,今日这事,肯定与你无关。你别急着替你妹子打抱不平,等你问清楚了你妹子、你奶奶她们,再来找我不迟!”

  这话,含在何战宿的嘴里,却依旧没法吐出来。他瞪大了眼,吃惊地看着容凌。毕竟同袍了那么多年,容凌这话里透露出来的深意,他怎么可能一点都领悟不到?!

  说着,他猛地放开了何战宿,转身走人,带起了一股冷风,让何战宿猛地打了一个寒颤。他终于感觉到——容凌怒了!